孙小果已经被抓,人们依旧怕他

浏览量:10 次


后台很多人给哥命题作文,让聊聊孙小果。



难为哥了,只要终极boss的身份不揭晓,孙小果身上的谜题就不会破。


哥这几天在想,大家对孙小果事件的关注,只是出于对一个涉黑者的好奇吗?


不,是害怕。



一个作奸犯科罪大恶极的人,在被进驻云南的中央督导组打掉之前,国家的法律体系对他是无效的。无论普通民众还是高层领导,大概都以为曾经祸害一方的孙小果已经有一个罪有应得的下场,谁曾想,他早已悄咪咪挣脱法网。


看过他故事的人一定会有跟哥相同的疑惑和恐惧:孙小果,能遮天吗?



哥先带大家回顾一下几个细节。


1994年,还是昆明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带着几个人街头闲逛,把两个女孩强行拉上车轮奸。


如果那时互联网足够发达,必定震动全国,可孙小果只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,罪罚相比,毛毛雨啦。因为在武警学校档案里1975年出生的孙小果,到了法庭上成了1977年出生的人,从19岁变成了17岁。


这是公开报道中,法律第一次被他碾压。


总共算下来,孙小果只是被困牢狱几个月而已,三年徒刑基本属于监外执行,他在1995年就被保外就医,更夸张的是,保外就医的手续都懒得应付。办案民警发现他的保外就医手续日期为1997年,当时孙小果已经再次犯案,这个手续无疑是临时补救。


第二次,法律再遭碾压,一个监狱的执行体系崩了。


无形之手大显神威,小果变成了打不死的小强,肆无忌惮。


1997年,香港黑帮片的情节在昆明上演,孙小果带着同伙又抓了两个女孩,将她们带到夜总会包间拳打脚踢,用竹筷和牙签刺女孩的乳房、用烟头烙烫女孩的手臂,还逼迫她们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,然后猛击女孩的头部,以致牙齿脱落……


《云南法制报》给出的关键词是:黑暗,残暴。



看文章的大字标题就能知道,警方已经对孙小果挥出重拳。


实情并非这么简单。


当时派出所民警接到报案不敢擅动,只得层层上报,而昆明市成立联合调查组后才敢抓人。哥这里要说,昆明警方内还是有很多正义力量的,他们主张抓人也敢抓。


然而抓了人之后又怎样呢,根据《南方周末》的报道,办案民警表示:阻力重重,不敢放人也不敢办他。于是民警主动联系媒体,打算借助舆论的力量推动事情进展。


后来我们看到了云南法制报的那篇《掩盖不住的罪恶》,还有南方周末《昆明在呼喊:铲除恶霸》。



真心感谢那些民警和记者,让当年的罪行得以留存。


就在媒体将一桩桩恶行抖搂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时候,诡异的事情,一件又一件。


孙小果再而三,三而四突破法网。


先是痛斥罪恶的《云南法制报》面目大变,刊登孙小果父母访谈录,哀怨叹息跃然纸上——《可怜天下父母心》。



“对自己儿子目无法纪殴打他人的犯罪行为表示震惊,愤怒和谴责”


“坚决支持有关部门对孙小果依法惩处,积极为办案提供必要的帮助。”


“鉴于目前社会风气太差,孩子年纪轻,阅历浅,加之其他种种因素,孩子仅靠家庭教育是难以达到预期目标的。”


总之,孩子犯错了,我们对不起,但社会也有问题。


舐犊情深,无脑甩锅。



南方周末的记者回忆,文章发出后就收到孙小果父母的恐吓电话:“你一个南方周末的小记者算得了什么,我一月之内叫你进监狱。”


可惜,无论背后势力如何咆哮,引起全国关注的导火索已经点燃。


上至中央领导下至云南省委都对此事表达了重视,要求严查此案,堪称雷霆震怒。


后来的事情大家或许知晓了,1998年,孙小果数罪并罚被判死刑,上诉再审后法庭维持了原判。


然而眼看必死无疑的孙小果却逃出生天。


凭借专利发明获得减刑,而且一减再减,到底哪天出狱至今成谜。


20多年来,孙小果从昆明一霸到死刑犯,再到狱中发明家,最终成了有名的夜场大李总,这可是高层领导要求严办的案件,孙小果辗转腾挪间出入自如。



直到中央扫黑督导组进驻云南,再次涉黑的孙小果终于倒台。


哥被问对孙小果事件的看法,只能说,目前为止法律对孙小果的震慑力微乎其微。


那些为他保驾护航,硬生生把法律撕个稀烂的人,又是何方神圣?


大家发现了孙小果背后的五路“神仙”。


他的生母,姓名未知,每次孙小果犯事儿,都是母亲背后奔波,这位母亲1992年在昆明官渡公安分局工作,当时还只是普通民警就被授予三级警督,比警局的领导还要高一级。


他的继父,曾经的昆明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,1998年被免职后不降反升,2002年出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。


还有三位被高度怀疑的公职人员,原昆明第二监狱的副监狱长刘思源、原监狱管理局副局长朱旭,还有已经退休的云南高院的审判委员会委员梁子安,他们要么落马要么正在接受调查,共同点是都跟孙小果服刑的监狱有关。



可话说回来,孙小果的生母和继父能调动监狱、法院的力量,对高层领导关注的事情做手脚,显然是不合理的事情。所有人都会质疑,到底是什么力量,令孙小果成为“世外高人”。


孙小果的生父?


孙小果母亲娘家的背景?


网络上猜测之声铺天盖地,神秘莫测无人所知。


至今在昆明的夜店从业者被问起孙小果时,他们还会说,无可奉告,我不想给自己惹麻烦。


噤若寒蝉只因余悸未消。



孙小果是被抓了,但是他先前创造的种种“神迹”,让人不得不怕,那些年,那个行凶的孙小果,警察抓了他,检察院起诉了他,法院判了他死刑,结果呢,大李总依旧笑傲江湖。


自始至终透着不可思议和荒诞。


这次,如果不是中央督导组进驻,孙小果还会倒台吗?


没人有答案。


一个重刑犯却能逍遥法外,难道是因为父母人缘好?


应该也不是,毕竟这对父母不至于让民警“不敢放也不敢办。”


所有人都在等着一个真相,只有让那些为孙小果保驾护航的力量以及那些小手段公之于众,昆明人才不至于隔三差五呐喊:铲除恶霸。


《昆明在呼喊:铲除恶霸》南方周末

《可怜天下父母心——孙小果父母访谈录》《云南法制报》

《小果还是小强?》人民路56号
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孙小果已经被抓,人们依旧怕他